企業動態 ? 奮戰在脫貧攻堅一線

奮戰在脫貧攻堅一線

---記山東工陶院扶貧干部/

云南省綏江縣羅坪村第一書記王平

在云南省綏江縣有個叫羅坪的小山村。2016年以前,羅坪留給人的印象是偏遠、貧窮、落后、交通不便,老百姓住的大都是串架房,村里見不到幾輛汽車,耕地少林地多,青壯年多數在外打工。

而如今,羅坪變樣了。走進羅坪,一塵不染的柏油路,整齊劃一的鄉村別墅,漫山遍野的方竹產業。每到傍晚,羅坪便裊裊炊煙,歡聲笑語,廣場舞的音樂響徹上空。

火車跑得快,全憑車頭帶。談到村中翻天覆地的變化,村民便會不自覺地豎起大拇指說:“村里的這些變化,都是這些年黨派來的扶貧干部帶領我們干出來的。”

20185月,經中國建材集團選派,王平擔任綏江縣羅坪村第一書記。從中央企業到扶貧基層,從北部平原到南部山區,無論是工作內容,還是空間跨度,對王平來說,都是巨大的。

“既然組織信任咱,咱就得把工作做好。”不懂政策不要緊,抓緊時間學習。還未到羅坪,王平就加班加點研究學習了中央、省市縣關于駐村扶貧、農業農村的各項政策及各種要求。不了解地方情況,就先做調查研究。來到羅坪村,他便跟著其他村干部入戶走訪,用了一個多月時間,他走訪了全村131戶常住戶,與他們拉家常,了解他們家里的基本情況、有啥困難、今后打算等。一天天走下來,他工作的思路越來越清晰,目標越來越明確,信心越來越足,干勁也越來越大。

筑牢堡壘聚人心

老鄉富不富,關鍵在支部;支部強不強,關鍵在“頭羊”。在脫貧攻堅中,王平始終堅持黨建引領一切,充分發揮黨員的先鋒模范和支部的戰斗堡壘作用。

剛開始駐村那段時間,通過入戶走訪,有部分群眾對村“兩委”的工作怨聲載道,這些王平都暗暗記在心里。脫貧攻堅是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更要通過脫貧攻堅來凝聚民心。

王平首先從支部建設入手。村里辦公場所年久失修,墻皮脫落、電線裸露、到處布滿蜘蛛網,他積極爭取資金10萬余元對400平方米的辦公場所進行了修繕改造,建成了敞開式的便民服務大廳。如今走進便民服務大廳,便可以看到雪白的墻壁上,黨支部的各種規章制度整齊排列;村三委班子、駐村工作隊每名同志的工作內容公開透明,便于群眾監督。很多百姓一進門就說:這環境看著心理就舒坦。村干部也說:現在干工作也舒心多了。

陣地修繕完了,下一步就是隊伍建設,在嚴格落實規定動作的基礎上,他多次帶領村“兩委”成員、群眾代表外出考察,從縣內到省內,再到省外,從黨建到人居環境,每次出去考察后,他都督促村“兩委”找差距、定方案、抓落實。通過召開黨員大會、群眾代表會、“三講三評”、自強誠信感恩教育等一系列活動,群眾說怪話的越來越少了,黨群關系更加和諧了,干群關系更加密切了,每年年底殺豬的時候,老百姓都打電話邀請王平去吃刨湯。

布局產業穩基礎

羅坪村耕地只有1200多畝,但是有近5萬畝林地,山高林密空氣濕度大。前些年,群眾種過核桃、養過雞、種過杉樹,但均以失敗告終。王平剛來的時候,村集體經濟為零,群眾的主要收入是務工收入,主要產業是各家各戶零散種植的方竹、散養的蜂蜜。

產業扶貧,關鍵在精準定位,難度也在精準定位。王平通過調研發現,群眾要想增收致富發展產業,還是要從這片山上做文章。

2018年,羅坪村有7個專業合作社,但有4個是空殼合作社,可以說都沒有起到合作社的作用。為此,王平召集村兩委7家合作社的法人,專門開會研討,一家一家完善規章制度,對空殼合作社采取注銷的辦法,利用1個村級服務中心,3家專業合作社,采用黨支部+公司+合作社+能人+貧困戶模式,確立了以方竹、中草藥、蜜蜂養殖、冷水魚養殖為主的產業發展體系。體系建立好了,下一步工作的重點是發展好各個產業,讓群眾增收致富。

通過兩年發展,蜂蜜養殖漸成規模,王平積極爭取中材高新、山東工陶院和人工晶體院的幫助,兩年來累計銷售蜂蜜近3000斤,完成銷售收入近30萬元,戶均增收2200元;方竹由零散種植,變成了規模化種植,借助綏江縣打造羅坪村萬畝方竹基地契機,王平和村兩委干部引導合作社與群眾簽訂合作協議。最終77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全部加入了合作社,大家抱團發展,抗風險能力顯著增強。截至20205月,方竹產業規模已有12167畝,成為昭通市綏江縣最早打造的方竹種植基地。

真心服務換真情

腳上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沉淀了多少真情。干部重視民生,才能贏得掌聲。

木瓦溝,羅坪的一個自然村,距離村委會約6公里,其中3.8公里是只能人走的山路。2017年通過異地搬遷安置,現在群眾都已搬了出來,但是還有不少林地和產業在里面。

為方便群眾出行、采筍、管護方竹,王平積極申請項目,爭取100余萬元,完成了道路硬化3公里、道路保通4.5公里,極大地方便了群眾出行。以前回木瓦溝采筍、砍荒,有時還需要臨時搭個棚子住在那里,現在不用了,進出用不了一小時,太方便了。卡戶張世偉這樣說。

如何推動鄉村善治,王平也絞盡了腦汁。在入戶的時候,他經常發現垃圾桶滿了沒人管,家里的水管沒有用水還開著,污水管路破裂,個別群眾家里衛生臟亂差……針對這些問題,他起草了《羅坪村用水管理制度》《羅坪村垃圾清運管理制度》《羅坪村污水處理終端管理制度》《羅坪村居家衛生清理制度》等一系列制度,讓群眾的事情自己解決。尤其是幾個收費制度,原以為推動執行的難度會很大,沒想到在開黨員會和群眾代表會的時候,大家一致通過。有的群眾就說:“王書記,你這是實實在在為我們考慮,我們舉雙手贊成。”

羅坪村委會背后是羅坪小學,這也是綏江縣學生最少的學校,學校雖小但來自社會各界的關愛非常多。王平也和學校的孩子成了好朋友。他協調愛心企業和愛心人士為羅坪小學的孩子們購買了羽絨服保暖四件套和校服、校徽等物品,每年都參加孩子們的“六一”兒童節活動,孩子們親切地稱呼他為“王老師”。

“舉事以為人者,眾助之;舉事以自為者,眾去之。”王平把群眾當親人,用他的真心換取群眾的真情。

犧牲小家為大家

從家庭角度講,王平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不是一個稱職的丈夫,也不是一個稱職的兒子。

20185月,他離開山東的時候,小女兒僅1歲半。每次回家王平抱孩子時,孩子總是不讓抱,因為在孩子的腦海里,爸爸的印象是模糊的。每次短暫回家,剛和孩子熟悉又要返程了。這是他心里最難受的時候,小女兒緊緊抱著他的脖子不松手,眼淚掛滿了小臉蛋。

兩年時間,孩子長大了,也懂事了。今年4月,王平返回綏江后,9歲的大女兒寫下了這樣一段話送給她的爸爸:爸爸,你知道嗎?你走的日子,我一看到別人的爸爸和他的孩子一起出去玩,我就想起了你。閑下來的時候我就會想,爸爸你不想我嗎?我喜歡你一直陪在我身邊,我不想要富足的生活,哪怕窮的連樹葉都買不起,只要我們一家人在一起,就是最美好、最快樂、最幸福的事。好好干,早點回來!加油!

幸福是奮斗出來的,奮斗本身就是一種幸福。王平暫時放下了自己家庭的幸福,正是要和羅坪百姓一起奮斗,讓脫貧后的羅坪一步步走向振興,讓百姓的日子更加富裕。

     下一條
返回頂部
广州期货配资网